热门搜索手机号码筛选工具 僵小鱼表情包 奥维相册管理系统 acvbares.dll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钱柜777手机版下载软件下载钱柜777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文章资讯 > 新闻资讯 >

步步惊心丽剧情分集介绍_步步惊心丽韩剧剧情介绍

时间:2017-09-26 浏览次数: 编辑:

《步步惊心:丽百度云下载》是韩国SBS电视台于2016年8月29日首播的浪漫奇幻古装剧,由金奎泰执导,赵允英编剧,李准基、李知恩、姜河那主演。该剧根据中国小说《步步惊心》改编,讲述了在日全食现象中灵魂穿越到高丽的21世纪女人解树和四王子王昭之间的浪漫爱情故事,以及高丽宫廷火热的王权竞争。

步步惊心:丽韩剧全集剧情

高丽太祖王建的四王子王昭(李准基饰)被人称作“狼狗”,他一直把自己封闭在冷酷的面具之下。解树(李知恩饰)是一个性格倔强坚韧的女汉子,原本生活在21世纪,却突然穿越到了高丽时代,陷入历史事件的中心。王昭遇到解树后,渐渐敞开心扉,并在解树的鼓励下摘下面具,开始新的人生。解树也开拓着自己全新的命运,与王昭以及一众王子发展出友情和爱情,并从中逐渐成长

 

第1集 - 穿越
在水库游乐场的岸边,夏珍正看着自己嘴角上的伤口叹气。生活不顺,连个能说上话的朋友都没有,只能跟旁边的流浪汉倾述自己的不幸。男友害她欠了一身债之后,跟另一个小丫头私奔,留下她独自面对那些债主惶惶不可终日。说到伤心处眼泪流了下来,夏珍真想喝醉了一世不醒,忘掉所有的伤心事。
这时夏珍发现水面上有一个小男孩溺水,刚才还在伤心落泪的夏珍纵身跳进水里。就在她把孩子推上来接应的小船时,天空暗了下来,日食毫无征兆的发生了。夏珍刚要把手送向船上的人,可水下有股巨大的力量拉住了她。身体慢慢沉了下去,夏珍看着水面之上即将被阴影遮拦住的太阳,脑海里浮现出无情的男友、凶狠的债主。或许这也是个不错的结果,闭上双眼就能永远摆脱伤心痛苦。
而在一千多年前的今日,同样发生了日食。皇宫内正在准备傩礼,众皇子都在茶美院中沐浴斋戒,除了正从信州归来的四王子昭。昭还是第一次应殿下之邀,来参加傩礼,众皇子都不清楚殿下此举有何深义。他们只听说王昭骁勇善战,又生性残忍,作战时有如野狼般凶狠。十王子银和十四王子贞似乎很乐意谈论此事,惹恼了一旁的三王子尧。他与昭是同母同胞的兄弟,所以最不喜欢听到有人说昭如同野兽之类的话语。银和贞吓得连忙闭了嘴。九王子垣和十三王子郁见三哥生气了,都不敢出声。八王子旭觉得气氛尴尬,忙出声打圆场。尧最后以兄长的身份,命令众位弟弟不许在殿下面前谈论有关昭的事情,待傩礼结束就让昭返回信州。

这时,温泉池中央突然浮起一个女人,把正在温泉池中游泳的银吓得不轻,连滚带爬的找人帮忙。夏珍从温泉池里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还没死。她正四下打量,却看到一个男孩连呼带叫的跑开。遂后男孩的呼喊声引来几个男子,池旁边又有一个奴婢模样打扮的女子向她连连招手。于是夏珍赶忙跑向那名女子,在她的帮助下躲了起来。
夏珍被那名女子拉着,一路跑还听她说什么王子小姐,心里更是莫名其妙。好容易站定,夏珍才知道这里是松岳最大的温泉浴池。看着大群身着古装,在露天沐浴的男女老少,她相信自己的确死了,才来到这阴曹地府。想到这里,夏珍又晕了过去。等她再次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床上,刚才的女子和一个古装妇人称呼她为解树小姐。她满怀狐疑的捏了捏手臂,确信自己并没有死,而是鬼使神差的穿越到了古代。夏珍惊恐的跑出房间,看到院内有很多奴仆打扮的女子在向她点头示意。
夏珍尽量平复心情,向追过来的妇人打听情况。妇人名叫明伊,是解树的堂姐。而刚才救她的人,叫彩玲。听到明伊一再叫自己为解树,夏珍总算明白过来,她进入到了其他人的身体。明伊以为解树刚才晕倒时跌伤了头才失去记忆,忙向她说明这里是松岳,八王子旭的私邸。一听到松岳,夏珍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松岳是古时高丽的地名,在现代应当叫开城。她如今所处的时代正是创立高丽(公元918年)的太祖王建(公元877-943年)统治时期
王宫门口,昭策马进了宫。他从小在信州被姜家养大,名为养子实为人质。今年是第一次回来参加一年一度在腊月三十为驱除鬼怪而举行的傩礼仪式。刚进宫,昭就拔剑砍了坐骑的头。他要让凄惨的马嘶声告诉门外的姜家和王宫内的所有人,王昭不会再回去了。
与此同时太祖王建正在大殿之上大发雷霆,居然有人敢在正胤(太子)武的饮食里投毒。他刚下令严查此事,左丞相王式廉就列举了正胤武的种种不端行为。王式廉奏请殿下废除大王子武的正胤之位,另立贤能。王建厉声喝问,谁能取代武的正胤位置。阶下众皇子听出父王声音不善,纷纷下跪求请父王收回成命。王建见达到了目的,示意身旁的司天供奉崔知梦向群臣和众皇子讲解正胤武的命像。显然崔知梦的一套天宫星位理论,是王建不同意废正胤的主要原因。为了巩固武的地位,王建下令此次傩礼最重要的方相氏由武担任。
消息很快传到了后宫忠州院王后刘氏的耳朵里,就是她策划了谋害正胤武。四王子昭求见时,刘氏正闷闷不乐,没心情见任何人。昭没想到生母会如此薄情寡义,只好转身离开。昭站在王宫的城墙之上,想起十多年前,母亲为了阻止父王成婚,残忍的将小刀抵在他细嫩的脖颈上。在争执中,小刀划过了昭的左脸,从那以后他就要戴着遮盖伤疤的面具生活。这个面具不仅挡住了伤疤,还挡住了他心中的阳光,让冷血无情在黑暗中慢慢滋生。
太祖王建远远的看到了昭,他心里想的不是上前叙旧,而是昭是否会加入到争夺正胤之位的争斗之中。这也正是皇家可悲之处,权力会让一切亲情化为仇恨和猜忌。
深夜,夏珍蜷缩在角落里,思索着穿越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水库时已经溺死,灵魂又附到了这个时代溺死的解树身上。至于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她也不明白,可转念一想,这是一次重新生活的大好机会,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对周围陌生的事物也要重新学过。
正想着,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八王子旭走了进来,是他把解树带到了松岳。他伸出手,希望眼前的解树能信任他。夏珍此时已经决定活下去,在这个时代展开新的生活。于是她握住了旭伸过来的手,就像抓住了时代洪流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第二天,夏珍在王旭的私邸中四处闲逛,尽量从贴身侍女彩玲嘴里探听解树的喜好习惯和以往的事情,尽量融入到解树曾经的生活之中。从今天开始就没有了夏珍,只有解树。不过彩玲根本不相信解树失去记忆的说辞,她伺候小姐多年,怀疑解树又是在跟某位公子秘密约会或者欠了债,才装失忆。夏珍没想到穿越了一千年,得到的肉体和自己以前的境遇居然这么相像。这大概就是命。只是解树时常表现出的现代人习惯,让彩玲心慌不已,以为小姐受伤太重,才神志失常。
走到花园深处,解树远远看到旭在陪着妻子明伊散步。在彩玲眼里,八王子旭博学多才,是二十五位王子中最仁慈的,而且很多人都觉得八王子才是正胤的合适人选。解树记得太祖之后统治高丽的是光宗,却不知道是哪位王子,这时她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的道理。看到八王子能悉心照顾生病的明伊,解树也觉得旭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就在看着旭的时候,一旁走来了一群人。彩玲忙按着解树的脑袋低头敬礼。来人是莲花翁主,旭的妹妹,从她的言语里可以听出她对解树没有好感。她傲慢的态度,也让解树对她没有好印象。以现代职场的经验,解树知道莲花翁主是想借机找茬,所以解树针锋相对,绝不示弱。争吵声惊动了旭,在古时偷看王子是有罪的。旭也没有怪罪,只当解树失去记忆,不习惯王府中的生活,就想着为她另找处安置的地方。解树死活不愿意离开,她发现自己对八王子有一种不舍的感觉。而旭也觉得解树像变了一个人,有点让人捉摸不透。

众皇子在父王的安排下到皇宫的瞻星台学习。对眼前稀奇古怪的物件,众皇子都是惊讶不已,只有三王子尧对崔知梦昨天所说的正胤位之紫薇宫星辰感兴趣。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崔知梦用星像五行预测十三王子郁有桃花艳福。这种骗人的玩意,几个皇子自然不会当真。话题很快就转到了昭的身上,进宫就斩杀坐骑,确实耸人听闻。当昭也出现在瞻星台时,的确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昭知道自己与其他皇子没有话说,就离开众人独自一人在瞻星台里闲逛,随手翻看一些春宫画册。是崔知梦叫他过来的,因正胤被投毒一事,已有多名宫女自尽,只有崔知梦看出这些宫女是被人杀害,再伪装成自杀。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王室成员。如果昭能抓住凶手,就会有很大机会留在松岳。昭本不想理会,可当躲在暗处的正胤武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答应了。当年是武抱着受伤的昭去寻找太医,如今昭无法拒绝武的请求。崔知梦接到消息,有人欲在傩礼时对正胤不利。所以由昭假扮正胤,抓住凶手后,昭就可留在松岳。
旭的私邸里,女眷们正在为傩礼糊制灯笼。莲花翁主见解树笨手笨脚,不免要出言嘲讽。连一旁的明伊都有些看不过去,但却敢怒不敢言。被派去熬制浆糊的解树只觉得腰酸背疼,就随便做了几个伸展运动放松筋骨,把一旁路过的旭看得目瞪口呆。
旭是赶去参加傩礼的排练。外面风传傩礼之后殿下要禅位给正胤,几位皇子都想从负责傩礼的崔知梦那打听消息。崔知梦则不置可否。他今天主要是负责正胤的方相氏操练,向皇子们交待了几句后,就匆匆赶往正胤宫。解树正看到崔知梦路过,猛然发现此人长得和那水库游乐场里的流浪汉一模一样。在好奇心驱使下,解树快步跟了上去,却在大街上失去了踪迹。就在她四下寻找时,一匹马快速冲了过来,马上的人正是昭。行人匆匆躲避着,只有习惯了红绿灯的解树傻傻的站着,险些被奔逃的人带倒。就在她要跌倒时,昭从马上伸出手揽住她的腰身,一把提到了马背上。解树瞪圆了双眼看着眼前戴着半张面具的人,只觉得一道电流穿身而过。
第2集 - 傩礼

马停了下来,解树仍痴痴的没有反应,结果被昭一把推了下来。刚才一点点的倾慕瞬间变成了愤怒,解树大声叫住正要离开的昭,训斥他不该对人如此无礼,更不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昭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对他这么说话的女子,心中觉得好笑。他一提缰绳,马匹人立起来,把解树吓趴下后,策马离开。解树爬起来还想叫警察,幸好有大妈告诉她这是四王子,叫谁来都没用。这时彩玲找了来,莲花翁主大发脾气,正在派人寻找解树。
当昭到达时,几个年幼的皇子都吓得躲在一旁,只有尧、旭和莲花翁主尚能神情自若。众奴婢送来了点心,解树也应当坐陪。她磨磨蹭蹭的进了屋,躲在柱子后面不敢现身,可还是被十王子银发现。解树坚决否认自己偷看过皇子沐浴,激动之下打翻了彩玲端着的茶点。
解树赶忙跑了出来,银却不依不饶也跟着追了过来。可找着找着,银发现有侍女在换衣服。偷看时被人察觉,银夺路而逃,正被解树拦下。被偷看的是弄脏了衣服的彩玲,她哪敢说是王子偷看。解树可不理这套,死命抓着银的衣服,让他道歉。两人就这样扭打起来,把皇子、莲花翁主和家仆都吸引了过来,只有昭纹丝不动坐在原地。

 
解树越打越起劲,把银按在地上挥拳就打。忽然她感觉举在空中的手被人牢牢抓住,扭头一看,竟是四王子昭。银愤愤离开,解树挣脱昭的大手之后,反倒追着昭,要他为刚才在大街上的无礼行为道歉。解树讲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还过于先进,昭根本不懂。要想听王子道歉,只有死路一条。这句话把解树吓得,再不敢猖狂。
明伊听说解树闯了祸,打了十王子银。她担心不仅解树罪责难逃,还会连累旭。她也实在想不通,以前的解树乖巧听话,怎么溺了水以后性格就完全变了样。当年瘟疫让解树父母双亡,明伊把解树接来当成自己的孩子照顾。今天闯了这么大的祸,明伊只觉得对不起解树母亲的在天之灵。可除了祈福,也没有其他方法能救得了解树。
茶美院里,垣、郁和崔知梦正在调笑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银。昭突然走过,让四人立刻收了声。昭是来拜见母亲刘氏,可当他走进厢房,刚才还与另两个儿子尧和贞有说有笑的母亲就变得冷若冰霜。刘氏并没有将昭当成自己的儿子,尧更是含沙射影,让昭非常难堪。昭想在松岳久留的请求也被刘氏拒绝,没有人质,会让王姜两家的恩怨重新燃起。既然母子情分全无,昭也没有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起身告退。临走时,他还听到身后传来尧嘲讽他面容丑陋的声音。母亲兄弟如此刻薄,让人心寒。崔知梦追了过来,请昭在傩礼前进行必须的程序——沐浴斋戒。
解树始终想着那个一晃而过的人。他长得太像那个流浪汉,让解树觉得这是个启示,有可能夏珍还活着,还能回到现代。要确认这个猜测,只有一种方法,回到最初的温泉池里。夜深人静时,她偷偷按原路返回,再次跃进池中。哪知等她从水中出来时,赫然发现眼前站着四王子昭。昭为了沐浴摘下了面罩,看到解树出现,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左脸。可解树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道从额头到眼睛下方的伤疤就像一条扭曲的蜈蚣,让人触目惊心。
昭很想杀了这个看到他真面目的人,却又下不了手。他走出温泉池取走了自己的衣物,没有发现一只发簪掉在地上。这是他想送给母亲的礼物,只是没有拿出来。见昭离开,解树才松了口气。看到掉在地上的发簪,她随手拿起来后,返回了旭的私邸。
浑身湿透瑟瑟发抖的解树刚到王邸门口,就看到全家人都在等她。明伊的关切之情,让她有了一种家人的感觉。旭的官邸就像家一样,时刻都在等待着她回来。在房间里收拾时,解树问起有关四王子的事情。彩玲只知道他的生母是忠州院的王后刘氏,养母是信州姜氏夫人,虽有这两家强大的外戚,四王子昭却是以极其残忍出名。其自幼就喜欢徒手猎杀凶猛的动物,信州界内的狼都被他捕杀殆尽。据传,凡看到他脸上伤疤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所以彩玲的建议是,见到此人就尽快避开。听得解树寒毛直立。
刘氏并没有放弃篡夺正胤之位,为了让尧登上王位,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因为有传言说傩礼后皇上要禅位,逼着刘氏和尧不得不在傩礼上动手。在傩礼的当天,所有人都盛装打扮,只为成为典礼上最耀眼的明珠。典礼还未开始,忠州院的王后刘氏和黄州院的皇甫氏就碰到了一起。皇甫氏是旭和莲花翁主的母亲,但在宫中一直被刘氏压着,抬不起头来。今天莲花翁主和明伊都陪在皇甫氏的身边,看到刘氏的嚣张样,莲花翁主就愤愤不平。而解树最近连连闯祸,明伊没敢将她带进宫。
到了晚上,傩礼仪式开始。最先是代表驱鬼神明的方相氏登场。在凶恶的面具下并非正胤武,而是四王子昭。方相氏在台下跳起舞蹈,遂后戴着各种鬼神面具的王室子弟陆续上场。场面看似杂乱,但又井井有条。皇帝和两位王后在台上看着,对子孙们能认真执行仪式非常满意。三声鼓响之后,方相氏带领着其他皇子开始跳起驱魔舞,动作整齐划一。几个戴着恶鬼面具的人跃入场中,与方相氏捉对拼杀,代表驱除恶鬼。本来只是表演性质的打斗,突然变了味。恶鬼们抽出宝剑,欲置方相氏于死地。年长的几个皇子纷纷上前,保护方相氏。其中只有尧假意帮忙,实则趁方相氏不备,痛下杀手。可他不知道方相氏的面具下是昭,昭敏捷的躲过刺来的宝剑,只是受了些轻伤。见无法得手,恶鬼快速逃离,留下满地的尸体。

太祖王建匆忙从台上下来,取下方相氏的面罩,才发现并非正胤武,而是四王子昭。见正胤安然无恙,王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然后才想起关心昭的伤势。昭没有松懈,顾不上包扎伤口就冲出宫门,追赶逃走的凶徒。
昭追到大街上,眼前全是戴着面具载歌载舞的村民,根本分不出谁是凶徒。他跃上屋顶,才看到几个黑影在屋脊上奔跑。此时大街上花灯招展,解树正带着彩玲玩得不亦乎。猛然间,她瞥见昭在追赶什么人,便好奇的撇下彩玲追了上去。昭追到树林之中,被一鬼面人拦住去路,其他人继续逃跑。解树可没兴趣看打架,她远远的跟着其他鬼面人来到树林深处。发现这些人都被灭口,而下令灭口的则是三王子尧。
解树赶忙原路返回,又看到昭在与鬼面人对峙。昭本想劝鬼面人交代幕后主谋,换取活命的机会。鬼面人本有些犹豫,可解树的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飞身过去抓住了解树。哪知昭对解树的性命并不在意,倒让鬼面人一时没了主意。昭的气势震住了鬼面人,解树感觉到抵在脖子上的剑松开,就马上挣脱。可还不等昭上前,一柄飞刀就插入了鬼面人的面门。丢飞刀的人,却是八王子旭。
即将成功的昭突然失掉了最后的活口,一腔怒火全发到了解树的身上。为了保护解树,旭举剑指向昭。兄弟之间刀刃相见,中间夹着个解树,感觉更像是场感情之争。
第3集 - 破戒僧

昭和旭持剑向着对方,昭更是紧搂着瑟瑟发抖的解树不肯松开。旭不愿看到妻妹受伤,昭则是愤恨解树让他错失了抓住凶手的机会,甚至怀疑解树是在有意帮助刺客。如此对峙下去毫无意义,旭首先放下了手中的剑,希望皇上的军队能抓住其他刺客,洗刷解树的嫌疑。昭觉得有理,就不再为难解树。
解树此时才敢说出树林深处那些被灭口的刺客。当昭和旭带人前去查看时,却没有看到任何尸体。昭的心情烦躁,如果抓不住凶手,想留在松岳就难上加难。所以他对解树的态度更加恶劣,追问是什么人下令灭口。可解树只看到三王子尧的背影,哪能说出名字。旭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树木,上面的确有刀剑划过的痕迹,说明解树并未说谎。
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昭愤怒的看了解树一眼。身上的伤口让他感到疼痛,可心里的伤口则让他绝望。为了保护解树,旭承诺天亮之后会想办法寻找刺客的踪迹,让四哥先回皇宫休息。等昭离开,解树才松了一口气,僵直的身体一放松,就跌坐在了地上。这一晚对她就像个恶梦,现在终于能放大痛哭,宣泄心中的委屈和恐惧。旭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家闺秀哭得这么难看,想笑也没敢笑出来,只好慢慢安慰。

 
皇宫中,正胤武有些后悔让昭代替自己,利用弟弟迫切想留在松岳而做出此举,让武有种负罪感。而刘氏心里却只有失望和恼怒,当看到方相氏面具下是昭,她就知道精心布置的计划已经失败,而且阻碍她的人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听到尧禀报所有刺客被灭口,她心里才稍稍平静了一些。经过此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禅位之事必然会推迟。但也打草惊蛇,让皇上和正胤提高了警惕。
尧怀疑昭参与此事,应当与崔知梦有关。此时刘氏在考虑另一件事,姜家不可能教授质子昭习武,昭一定是另有奇遇,才学到了一身武艺。如果教他武艺的人就是崔知梦,那一定是得到了殿下的授意。刘氏决定查明其中的秘密,然后再决定是招揽昭,还是赶他回信州。
昭的伤在胳膊上,两寸有余的伤口,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莲花翁主亲自端来伤药,为他擦拭上药包扎。这是难得从家人处得到的温暖,让昭多少有些不适应,在山中捕猎的日子比在皇宫自在得多。
解树也在家中包扎着脖子上的伤口。明伊带着责备的语气问她为何要去树林,解树看到旭直摇头,就谎称迷路搪塞了过去。这会解树又恢复了精神,大赞自己只受了点轻伤,实属不易。见过她当时狼狈样的旭,是忍俊不禁。待包扎好伤口,解树回自己房间后,明伊才转身为夫君救了解树而道谢,并为解树一再拖累夫君而道歉。旭倒不认为解树是个负担,相反解树的直爽性情让他觉得很有趣。明伊从夫君望向解树背影的眼神里,察觉到夫君对堂妹有了特殊的感情,这让她很不安。
刚才还在堂姐面前活蹦乱跳的解树在回房间的路上,看到昭正坐在台阶上,顿时后背一阵凉意。昭抓住解树的下巴,要逼问她在树林深处看到的所有细节。一只大手猛的抓住昭的脉门,让昭无法使出力气。又是旭救了解树,但经过这么一吓,解树想起树林里,其他人都是穿着黑色衣服,只有为首的那人是穿着毛皮衣物。昭听闻此言,细想了一遍,在傩礼仪式现场,只有三王子尧穿着毛皮衣。旭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当昭命令解树忘记树林中发生的事情时,他也随声附和。解树刚要回房间,听到身后昭不许她再出现,这让解树非常愤怒。她是为了活命才试图挣脱刺客,这有什么错,凭什么昭要事事针对她。昭也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人,突然有人问他这种问题,在他的心里产生了震动。但他没有理会解树,抬腿离开了旭的府邸。
第二天就是新年,但皇宫之内完全没有喜庆的气氛,太祖王建仍在为有人刺杀正胤而忧心忡忡。没有抓到活口,崔知梦只能期望在尸体上找到些许线索。正胤武也会调查是何人送这些刺客进宫。这时,王建开口询问昭的伤势如何。昭一直在边上沉默不语,猛然听到父王垂询,有些受宠若惊。昭奏请皇上,希望能允许他留在松岳调查幕后主谋。可能是感激昭舍身救正胤,王建同意了昭的请求。
此时其他几位皇子正在享用着新年的茶点,七嘴八舌的谈论着昭的武功。尧则暗示各皇子多方打听昭的往事,并及时汇报。对尧存了戒心的旭询问起傩礼当晚尧的去向。尧语焉不详的话语,更显得可疑。刚说了几句,王建走了过来。他发现银的脸上有伤,便随口问了一声。听到银说与人争执受的伤,顿时大怒。伤及王室成员,可是大罪。当他责问何人所为时,银老实交待了事情经过。
银骑着马来找解树。他在父王面前求情,撤销了对解树的惩罚。银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认为解树对他有意,才会动手打他。这本来只是皇子之间的玩笑话,却被他当了真。不知为何,银的心里对解树确实有些爱慕。解树越刁蛮,银就觉得越可爱。
这天,十三王子郁在街头写生时,无意中发现十四王子贞在街头打架。郁是奉父王之命穿便装绘画民情,而贞则是私自微服出宫。所以贞不得不想办法抢走郁手中的画纸,免得被父王责怪。郁此次出宫还想着去旭的府邸,他要为明伊抚琴。郁在旭之前就认识了明伊,一直把她当成姐姐看待,却又混合着其他感情。在府邸里,郁看到正在模仿莲花翁主盛气凌人模样的解树。看着解树滑稽的表情,郁也觉得这个小丫头很有意思。

其他皇子都在新年尽情玩乐之时,武和昭则一直在停尸房内调查。他们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死者的口内都没有舌头。再凶残的犯罪团伙也不会割去自己的舌头,除非这些人是破了戒的僧人。而长久以来,在低调照顾这些被去除僧籍的破戒僧之人,昭只能想到自己的母亲王后刘氏。
明伊要陪同旭前往赈济受灾的村落,解树自告奋勇为堂姐梳妆打扮。解树曾是化妆品推销员,以她丰富的现代化妆手法,让久病不愈的明伊容光焕发,如脱胎换骨一般。村落里,旭带领家人给村民分发食品衣物。每次看到解树有新奇的举动或思维,他都会忍不住关注,似乎有了一种恋爱的感觉。
忙过一天后,旭来到药店为夫人抓几副汤剂,也没忘记给解树带了一份金疮药,以免脖子上留下疤痕。因解树自己涂抹不便,旭就亲自为她上药。当解树感觉到旭的手指接触到自己的肌肤时,一种麻麻的感觉油然而生。
回到府邸时,明伊已疲惫不堪沉沉睡去。旭抱着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生怕惊醒夫人。解树帮助整理床铺,无意中碰到旭的手,让她心跳不已,急忙转身出了房间。爱一个人,却不能说出口,这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回房间时,解树又看到昭独自坐在花园的池塘边。平日看起来令人生畏的眼神,此时却流露出悲伤和失落。解树没敢上前,一声不吭的从旁边溜走。
待到天亮后,昭独自骑着马来到一座深山中的破庙,这里就是破戒僧的训练地。他如同疯了一般,在正胤武带兵到达之前,斩杀了庙里所有人并付之一炬,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不仅是为了保护正胤,更是为了保护母亲不受牵连。

标签: 步步惊心丽

上一篇:武汉民警直播帮瓜农卖瓜 被批不务正业下一篇:舒淇冯德伦被曝已分居 好友袁咏仪辟谣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本类排行榜

图文专题

  • 汽车保养软件
  • 360安全卫士
  • 手机软件专题合集
  • 输入法绿色版